今天是: 鹏城社区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资讯内容

东莞车站的士多不打表 喊话乘客“没钱别打车”

时间:2015-05-26 06:01:07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happy  浏览量:


昨日中午,东莞南城汽车站门前。一对情侣因目的地不够远而被多辆出租车拒载。
 


昨日中午,东莞南城汽车站门前。的士司机与乘客在雨中议价,司机开出40元的车费,最终与乘客未能达成一致。

南都记者分多路走访发现,东莞城区的各大车站、虎门高铁站、东莞火车站已成为不打表泛滥的重灾区。在长安、常平、虎门等镇,即使是除汽车站外的其他地方,也普遍存在不打表的现象。在常平火车站对面路口,有乘客打车要求打表时,反被辱“没钱就别打车”。在长安汽车北站,运政执法车还没走远,的哥迅速恢复了不打表的“常态”。

吐槽

要求打表反被辱“没钱就别打车”

车站是不少外地人抵达东莞的第一站,而一次不打表的经历,足以令人对东莞的第一印象大打折扣。来东莞实习的大学生曾同学,就在汽车客运东站遭遇了不打表。刚下车,一到出租车上客区,几名的哥就热情地过来问“到哪里?”曾同学报出“城市风景”的地名后,一名的哥直接就把她的行李箱放到了出租车后备厢。

多留了个心眼的曾同学于是问:“到那边大概多少钱?”司机答:“70元。”曾同学一听,这和自己在百度地图查的30元差得也太多了吧,就问“不打表吗?太贵了吧?”司机回答:“都是这样的,算你便宜点60块。”曾同学拿出行李箱,出站到马路对面打车,最终按打表收费,30多元。最近有市民发现,以往南城车站不打表现象一般出现在晚上,现在下午六七点开始就有了。市民陈先生每周从珠海回东莞,都会在南城汽车站下车,然后打的士回家。他对东莞和珠海的的士服务作了对比,发觉差距非常之大。“下午5点时段,不打表,拒载现象十分严重。出租车在车站门外阻塞交通,随意揽客,路线不满意或者价格谈不拢直接辱骂的都有,太失望了。”

乘客正常要求打表反被辱骂的情况并不少见。在常平火车站对面的红绿灯路口处,市民刘先生看到几辆黄的停靠路边,遂上前询问,问及去联邦花园打表不,却遭到了对方的呵责和发难,“为啥非要打表呢,要是你真想打表也可以,把钱先拿出来看看,想打表就别坐出租车了。”

执法车还没走远 迅速恢复“不打表”

在常平木伦市场公交站旁,一位原本经常打车的市民林小姐抱怨:“我之前坐出租车都不打表,还漫天要价。在相同的地点,坐出租车到司马,不同的司机能给出不同的价格,有说40元的,还有说是60元的,而且还能来回还价,真不敢相信这些出租车是不是正规的,还不如坐公交车呢。”

尽管东莞交通执法部门一直对不打表采取严打态势,但执法人员一离开视线,违规出租车转眼就恢复了“不打表”的常态。居民小张就曾在长安北站目睹了这样一幕。他出站时刚好看到交通运政执法车在出站口巡查,当时路边没有一辆非法营运车辆,而且出租车都规范地停在站前广场划定的候客区。出人意料的是,就在运政执法车离开现场的3分钟时间内,各种交通乱象快速恢复原貌,出租车也恢复了议价的惯例。小张登上一辆“粤SK U 15×”出租车,平时15元以内的距离,司机要价20元。小张质疑这名司机“运政车还没走远,你就敢乱要价了?”不料遭到了司机的辱骂和威胁。

随后,小张通过微博向长安交通分局官方微博@长安交通投诉,20多天后,@长安交通在微博评论中回应称“经过查实,粤SK U 15×出租车(天龙公司)的出租车司机徐某承认存在辱骂乘客的事实,执法人员已对司机进行教育。”

走访

城区 近的地方一律20块才走

记者分多路走访发现,城区的各大车站、虎门高铁站、东莞火车站已成为不打表泛滥的重灾区。在城区,除了节假日、高峰期外,一般中心路段基本很少存在不打表的情况。而在城区的各大汽车站内的的士候车区,无一例外都存在不打表的情况。如果是长途客,一般不打表,按照讲好的价格出发。如果是短途客,除了很难打到车外,近的地方一律20元,出租车才肯走。

5月10日晚9点半,记者在南城车站的士候客区看到,尽管出租车在按照顺序排队候客,但都存在挑客和不打表情况。记者称要去南城报业大厦,问了几部车后,没有一部车愿意去。见有远途乘客时,的哥就上前讲价,没有一辆的士按照打表价格载客。最终,记者只能在车站对面路边候车,拦到一辆途经的士打表回南城。

5月22日17:20许,由于现场有执勤人员,南城车站挑客情况比夜间稍好,如有不打表讲价现象,未谈妥的,执勤人员会催促的士出站,不要影响下一辆的士。“去坝头,多少钱才走?”一位外籍人士要去万江坝头,问到第三部的士才愿意出发,同样是不打表,按照讲价价格。记者接连问了几部的士,都不愿去南城洪福路口,最终一辆粤SQ C 73×的士愿意,但不愿打表,一定要按照20元价格才去,的士全程未打表,最后收了20元。

在汽车总站,出租车司机们在总站落客区就开始拉客,先问乘客去哪里,然后讲价。比如记者遇到的一位的哥,听闻要去南城电信局附近时,直接喊价20元。记者问能不能打表,的士司机表示,这么近,其他的士都不愿意去,打表价格也差不多。在候客区排队的的士听闻去南城电信局后,都以各种理由推脱,然后站在车旁喊“有去广州深圳的没”,最终不得不跟随拉客的哥到候客区外的路边坐车,全程未打表,最后收了20元。

虎门高铁站 晚上漫天要价 遇短途客则拒载

虎门高铁站是目前东莞唯一的高铁站,但自开站以来,出租车不打表的情况一直存在。在交通部门加大执法力度后,白天由于有执法人员在场,打表价格一般都比喊价便宜一半。而一到晚上,这些出租车司机就开始漫天要价。

5月18日晚上8时20分许,正是旅客返程高峰期,每隔几分钟就会有一拨旅客从出口站出来,虎门高铁站旅客通道上站着多位身穿蓝色工衣的出租车司机,逢人就问,“去厚街、长安、东莞吗?”而在出租车候车通道上,各种出租车已经将通道内外两侧都占满。无一例外的是,所有出租车司机都不愿意打表,遇到去虎门及周边社区的短途旅客,要么以“车去东莞”要么以“打表器坏了”为由拒载。

经常乘坐高铁的虎门市民刘先生对此已见怪不怪,“白天,出租车排队处的治安亭有交通部门的执法人员在,情况还好点,晚上下班后,你还想在车站内坐上愿意打表的出租车,简直是天方夜谭。”刘先生还表示,晚上8点半之后,绝大部分公交车都已收班,返程的旅客除了搭出租车也没其他办法,“这时候别说要求打表,就是跟出租车司机谈价格,都没什么商量的余地。”

记者走访发现,出租车排队处的治安亭确实已漆黑一片,接连询问多辆出租车后,均被司机以“不去虎门”而拒载。听闻记者要求去虎门神洲大厦,一名未穿工衣的司机兜了上来,“我可以去搭你去虎门,不过要35元!”见到记者稍显犹豫,他又表示,“通道里的出租车都不肯走短途,堵死在候车道里了,你想走也走不了,我的车就在外面,你还不如现在就走。”

长安 全镇出租车基本上不打表

记者在长安镇走访发现,这里的出租车基本上都不打表。这种现象在长安镇汽车总站、汽车北站、万达广场和星港城等人中心区繁华路段,以及乌沙、沙头、厦岗等社区显得尤为严重,记者唯独在长青路明珠广场前,碰到过主动打表的出租车司机。记者对比发现,不打表的价格一般比打表要贵一倍。

4月15日晚11时许,长安镇霄边社区,万达广场门前的东门中路边,停靠着一排等客的出租车,他们也几乎从不打表,开口要价高得离谱。从这里前往南城第一国际附近,他们动辄开价120元以上,有的司机甚至开价150元,无论怎么讨价还价,他们最低能接受100元的价格,但绝不会打表。事实上,从第一国际打车到长安万达,正常打表价在90元以内。

记者欲从长安万达打车前往明珠广场,多名司机都开口要30元,一名司机最终表示“最低20元,走不走?”不过记者没有选择乘坐,而是走到旁边的霄边大道路口,打车前往明珠广场一路之隔的长安图书馆路口,仅花了10元钱。5月21日12时30分许,福海广场前,记者欲前往不远处的福海学校,随即坐上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目的地,司机表示“去那边要20块喔”,记者要求打表,其称可收15元。记者随后又登上另一辆出租车,司机仍然拒绝打表,他开出了一口价15元。事实上,福海广场与福海学校之间相隔仅3公里,这个距离刚好是跳表的临界值,如果没有跳表,只需收费8元,如果跳表了,收费也不会超过11元。

部门说法
 

南都讯 有市民认为,造成司机如此嚣张的原因,主要是交通主管部门对不打表处罚力度不够。东莞市交通运输局回应称,对查实不打表经营的出租车,将督促行业协会按照行业公约予以停班整顿一个月。今年以来,交通部门已对存在不打表行为的152名的哥,给予了停班整顿一个月的处理。

发现执法人员立刻放下空车标志

交通部门解释,目前对不打表查处还存在难以调查取证的难题。5月1日、2日、3日,交通执法部门连续在虎门、长安、厚街等重点区域开展联合打击“黑车”非法营运及出租车不打表行动,执法人员在虎门高铁站、长安汽车站等站场调查发现,出租车司机进出站场时均已放下空车标志,执法人员依法检查出租车157辆,暂未发现有违规经营行为。

“尽管交通执法人员紧盯进出站出租车,但出租车司机一旦发现执法车,就立即驶离站场,有载客的则马上放下空车标志,导致执法人员难以调查取证。”市交通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为解决取证难、查处难等问题,交通执法部门利用无标识执法车,采取联合整治与流动巡查相结合的方式,紧盯上路违法客运车辆,发现一辆查处一辆。“五一”期间查处“黑车”非法营运19宗,出租车不打表11宗。

查处不打表中三成是乘客主动议价

交通部门发现,在查处的不打表行为中,30%源于乘客的主动议价。据统计,在五一期间查处的13宗出租车不打表行为中,司机主动议价的有4宗,乘客主动议价的有4宗,占30.8%。难以界定司机和乘客谁主动议价的有5宗。

为此,交通部门也呼吁,市民在乘坐出租车时,最好不要主动议价。在遇到司机不打表情况时,最好记住车牌号码、上车时间地点等信息,拨打12345进行投诉。

的哥说法

“租金高黑车多,打表没得赚”

一名湖南籍的哥告诉南都记者,出租车司机之所以不愿意打表,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以长安为例,长安镇黑的多,正规出租车生存压力大,如果严格按照打表收费的话,赚钱就很难。而且黑的司机都是议价,正规车跟他们抢客时都跟着议价了。

打工者怕绕路爱先议价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乘客自己不愿意打表。很多打工的人对长安环境不熟悉,怕司机打表时故意绕路,于是先跟司机谈好价格,免得自己被宰。久而久之,大家都习惯不打表了。”这位湖南籍的哥说,他个人的习惯是:乘客上车就给出个指导价,如果乘客嫌贵就降一点,如果对方坚持砍价太多,要么不拉这位客人,要么直接打表。在长安工作多年的小李出租车的行情比较了解。小李说,在长安镇中心区跑客的出租车司机,数量比较多的群体主要来自广东茂名、湖北广水、湖南邵阳和株洲等地。这些司机以乡情为纽带,各自占有“地盘”。“司机都形成习惯了,不愿意打表。”

公司招不到司机,投诉没用

黄的杨师傅说,不是同行们都不愿意打表,确实是划不来。“在镇内还好,要是深夜去远一点的地方,再赶上下雨天,把乘客拉过去了,可回来的时候没人坐啊,一来一回油费怎么算,肯定是要加在乘客的车费里了。”在南城车站,有的哥面对不打表质询和投诉时说:“去投诉吧,现在出租车公司都招不到司机,投诉也没用。”业内人士指出,东莞出租车市场行情逐年惨淡,从去年开始,就出现了招不到司机的情况,这也是目前一部分出租车司机有恃无恐的原因之一。

专车冲击

“出租车再不改革就会被淘汰”

专车冲击带来的有益示范,并没有反推东莞出租车在不打表上做出矫正。12345政府服务热线,市民投诉举报的热点问题中,“出租车不打表”成为投诉最多的问题。有市民认为,造成司机如此嚣张的原因,主要是交通主管部门对不打表处罚力度不够。按照现有法规,一旦核实司机存在不打表,一般处罚是罚款停班,严重的才可能开除。东莞市政协委员梁聚峰则认为,只要把现成法规用充分,应该足够了,问题在于管理部门和行业协会自己腰杆硬不起来,没有底气,不敢负责。“传统出租车公司垄断严重,再不改革就会被淘汰。”

民调

东莞超九成人遇过的哥“不打表” 八成人不会去投诉

南都讯 日前,南方都市报联合大粤网开展的“东莞的士不打表民意调查”,在1162位受访者中,92.33%在东莞经常遇到的士不打表的情况。不打表情况最多见的场所和时间段,分别是车站和节假日期间。当遇到不打表情况时,只有18%的受访者会进行投诉。余下八成人不愿意投诉,45.13%的受访者认为,主要是觉得“投诉没用,对司机震慑力不够”。

相比之下,专车在服务上的优势更加凸显,七成人认为,专车监督不打表的模式,优于东莞的传统出租车。对于目前仍然以“罚一点点款、停几天班”来处罚不打表的东莞交通主管部门来说,需要向市场学习的东西,也许真的不止一点。

车站和节假日期间最多见

今年初,东莞启动了12345政府服务热线,接受各类市民咨询和投诉。在12345交出的白天成绩单里,市民投诉举报的热点问题中,“出租车不打表”成为投诉最多的问题。1162位受访者中,经常遇到不打表情况的比例,竟然高达92.33%。只有1.03%的受访者没遇到过不打表的情况。

汽车站、火车站、高铁站门口,毫无意外地成为不打表情况最多见的前四大场所。长安、虎门等镇街的不打表现象也比较普遍,位列常见不打表场所的第二位。

汽车站遇到的不打表情况最多,有17 .1%的受访者在这遇到的不打表比较多。即使是在不打表情况比较少见的城区,几大汽车站的不打表现象仍然比较严重。

不打表最多见的时段是节假日期间。今年“五一”前夕,东莞不少出租车就已经开启了“逢节必涨”的模式,原本只是8元起步价的距离,却被出租车司机一口喊价30块。

遇不打表 八成人不会去投诉

尽管在12345政府热线“出租车不打表”是市民投诉最多的问题,但这并不表示,遇到不打表情况时,大部分的乘客会去投诉。

南都民调结果显示,在遇到不打表情况时,只有18%的受访者会进行投诉。余下八成人不愿意投诉的原因中,45.13%的受访者认为,主要是觉得“投诉没用,对司机震慑力不够”。

5月23日上午11时许,记者拨通了12345政府服务热线。接线员称,投诉不打表情况需提供车牌号码、乘车地点、时间和目的地,在收到投诉15个工作日后会做出回复。“具体如何处罚,要看情节严重情况,轻的罚款停班,严重的可能直接开除。”

“为什么现在司机都敢明目张胆地不打表,就是因为处罚太低了,有多少个是按照严重的处罚标准直接开除的呢?”经常乘坐出租车的市民王先生说,即使投诉成功,对司机处罚力度也不大,违规成本太低,自然还会有司机不打表。

监督不打表 七成人认为专车优于的士

相比之下,专车在服务上的优势凸显。受访者中七成人也认为,专车监督不打表的模式,优于东莞的传统出租车。35.66%的受访者认为,打车软件和专车在服务监督上之所以有效的原因是,通过手机软件实现了点对点监督,一旦投诉成功,该出租车或专车会得到直接的处罚,比如停用。如某打车软件,一旦核实的士司机存在不打表或服务上的问题,投诉成功3次的,将被停用。

对于如何根治不打表的问题,30 .5%的受访者认为,政府应该加大监督力度,对不打表的投诉严厉处罚,形成震慑力;24.95%的受访者则认为,应该放开出租车市场,由市场竞争来自由选择和淘汰不打表等服务差的出租车司机和公司。

东莞市政协委员梁聚峰则认为,实际上,只要把现成法规用充分,应该就足够了,“问题在于管理部门和行业协会自己腰杆硬不起来,没有底气,不敢负责。”

统筹:南都记者龚萍 采写:南都记者莫晓东 刘辉龙 徐章龙 龚萍 实习生 曾垂易

数据整理:南都记者 莫晓东 龚萍

摄影:南都记者 梁清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