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鹏城社区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深圳 > 资讯内容

深圳科创新命题 如何从“最像硅谷”变为“下一个硅谷”

时间:2018-06-11 07:56:39  来源:深圳新闻网  作者:来源网络  浏览量:

   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城市之一,深圳在科创产业方面的成就有目共睹,这片创新创业热土如何再上一层楼?在5月26日的“未来论坛X深圳峰会”上,这成为核心话题。

  未来论坛集聚了国内外的诸多科学家,以“未来科学大奖”为核心,这是一个设立于2016年、中国大陆首个由科学家以及企业家群体共同发起的民间科学奖项,关注原创性的基础科学研究。在腾讯董事会主席、未来科学大奖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奖捐赠人马化腾等人的推动下,论坛第一次走出注册地北京来到深圳。

 

  深圳市政府副秘书长吴优在当日的致辞中表示,尽管深圳在创新方面取得了一点成绩,但在一些问题上还迫切需要得到答案。很多人觉得深圳是目前最像硅谷的一个城市,如何把“最像”变成“真实的存在”,这是问题之一。

  加强基础科学研究

  在深圳这座城市的语境中,基础研究的匮乏,是当前科创发展面临的最大掣肘。

  在普华永道发布的一份《机遇之城2017》报告中,深圳在参评的28个城市中位列第二,但在“研究与开发水平”这一项,深圳仅得10分,而广州、杭州、南京、成都、武汉、天津等城市的该项得分均在20分以上。

  这很大程度上缘于历史因素,在1979年建市之初,深圳未能获得大院大所的布局,堪称“科技荒漠”,科研、教育、人才等资源均严重缺乏。但在以科技产业化的路径取得成绩之后,深圳被寄望于能够参与更高层次的科技全球化竞争。

  在这类竞争中,科技应用、商业模式创新需要转向真正由底层技术驱动的创新。参与论坛的科学家们普遍强调,那些“现在看起来没用的学问”需要被重视起来。

  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主任田刚认为,深圳要赶上旧金山湾区,必须要拥有一流的基础研究,尤其是数学、物理、化学、生物这些基础学科要建设好。

  数学家、南方科技大学讲席教授夏志宏则举例指出,现在人工智能发展非常快,一方面是计算机技术快速发展,另一方面是取决于算法,算法本身就是数学问题,而且是地地道道的抽象数学问题,而非应用数学问题。谁能找到更好的算法,就能掌握未来的人工智能。

  事实上,从2016年起,深圳就已经启动建设包括数学、神经科学、材料科学、量子科学等在内的10个基础研究中心,但出成果并非一日之功。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近日对媒体表示,原始创新这件事要耐得住性子,今天投入明天就见成效是不现实的,需要持续的投入。

  “回归到基础科学研究来说,中国其实还非常薄弱。过去大家实用至上的思路还是占上风,但未来不能再抱有侥幸的心理,一定要投入更多资源到基础科学方面。”马化腾在论坛上说。

  迎接下一次科技革命

  说到旧金山湾区,硅谷常常被当作其代名词,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里,这里涌现了高新技术的中小公司集群,成为当今世界的电子工业和计算机业的王国。

  首届未来科学大奖物质科学奖得主、清华大学教授薛其坤认为,硅谷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于,它恰好赶上了一个时代,随着“第三次工业革命”爆发,广泛的信息技术运用催生了硅谷的时代机遇。

  “从这个方面来看,如果期望深圳超过旧金山,我们需要等待一个比较颠覆性的重大技术的产生,比如医学的发展,或者是下一代信息技术,与人工智能结合等等,我不知道,这个挺难,但还是充满了机会。”薛其坤说。

  新技术变革呼之欲出,而如何把握变革的趋势既是机遇更是挑战。深圳科技创新委员会主任梁永生近日在接受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政府在支持创新时,要把握科技产业演进的趋势,有的人认为趋势跟创新是相悖的,但至少要保证入口的科学性,之后在发展过程中再不断完善。

  另一方面,抓住新技术变革的机遇,需要的是厚积薄发,而高等教育是科技积淀最重要的支撑。

  薛其坤认为,旧金山湾区的发展离不开斯坦福、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深圳也有必要打造一所精品大学,这所大学要成为深圳高等教育、科技创新的旗帜与灵魂,引领全国乃至全世界的教育。

  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美国科学院院士王晓东同样表示,旧金山湾区的大学跟美国东部的相比,一开始并无优势,后来为什么能够很快起来?赶上了学科革命,比如斯坦福大学的生命科学专业,在新生物技术爆发时,他们所做的研究是最领先的。

  王晓东由此从一个具体的角度给出了建议:从大学的学科建设来看,老的学科很难被超越,但在新兴学科,年轻人更容易冒出来。在美国有时候越是普通高校越容易出“怪”专业,深圳要想实现超越,除了基础学科要做好之外,在新兴学科、交叉学科方面也要重点投入。

  湾区时代的深港合作机遇

  除了依托自身的力量,深圳的另一重机遇在于,如何借助粤港澳大湾区尤其是深港合作的合力。

  香港科技大学讲座教授、国际人工智能协会理事长杨强认为,硅谷的特色包括两个“力”,一是创新力,二是执行力。

  类比深港两地的情况,杨强说,“我在香港科技大学计算机系待了十多年,这里做人工智能的研究一点不比美国差,很多东西早就写成了文章发表,但香港有缺点和局限性,没有办法执行,相比之下,深圳有非常强的执行力。如果把这两种力合并到同一群人身上,那粤港澳大湾区真的有机会赶上或超过硅谷。”

  但他同时指出,当前,香港的学术界和深圳的工业界,尽管物理距离只有一小时车程,但“心”的距离很大,难以形成创新力与执行力的合力,这是需要关注的问题。

  这种“割裂”,一定程度促成了首届未来科学大奖生命科学奖得主、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卢煜明把他的无创DNA产前诊断技术寻求了一家美国公司进行合作。

  卢煜明说,“如果我现在再做,我一定会用香港自己的公司。深圳同香港的强项联合起来,还有一些障碍,比如深圳的DNA样品是不能运到香港的,但粤港澳大湾区要同国际对手去竞争,一定要把这些障碍去掉。”

  从香港的角度,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认为,障碍和壁垒正在逐渐消除。

  沈南鹏说,两年前如果在香港搞一场创业讲座,来的人不会很多,但现在有改变,今天的香港社会里,很多人在谈论科技、创业的事情。

  “香港以前的动作比较慢一些,现在明显提速了,整个创新的氛围起来了,跟深圳的对接会很自然地做起来,香港的公司会有意愿在大湾区的范围内寻找协同和产业落地的机会。”沈南鹏说。

  马化腾也表示,“香港刚刚出台了科技人才引进计划,我们称之为香港的‘千人计划’,过去几年香港的移民政策在收紧,踏出这一步并不容易。”

  马化腾同时指出,但在人才、交通方面还是有相当的不便,比如在香港设立一个科研部门,不可能全都是精英在研发,还需要有跨境团队的合作,这方面希望更开放一些,真正让整个湾区的科技发展融合。

  毕马威中国副主席施展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整个粤港澳大湾区其实什么都有,金融、科研、创新、制造等等,重要的是把各个环节打通,毕马威提了很多建议,包括“港人港税”等,都是希望加快要素的流动,利于湾区内的交易往来。(编辑:赵海建)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