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鹏城社区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深圳 > 资讯内容

东西涌穿越报备制度实施7个月 救援案例大幅下降

时间:2018-04-10 10:21:01  来源:新浪  作者:来源网络  浏览量:

 ◀在陡峭处,游客只能缓缓攀爬。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 均由深圳晚报记者 李剑南 摄

◀在陡峭处,游客只能缓缓攀爬。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 均由深圳晚报记者 李剑南 摄
广告
 
东西涌海岸线屏山傍海,风光秀美,吸引许多游客前来游玩探险。图为沿途的标识。东西涌海岸线屏山傍海,风光秀美,吸引许多游客前来游玩探险。图为沿途的标识。

  深圳晚报记者 李剑南

  2017年9月9日,深圳市大鹏新区文体旅游局正式推出“东西涌穿越”报备制度。从生态的角度进行上限的控制,从安全的角度进行底线的防护,从推动立法的角度进行探索与实践,是报备制度推出的初衷。那么,7个月过去了,“先报备再穿越”实施得如何?效果如何?面临的问题又有哪些?

  事非亲历不知难,深晚记者日前实地探访东西涌,进行了一次全程穿越,用时3小时,陶醉于东西涌山海美景,也切实体会“受虐”的酸爽,人与自然如何相处?高强度户外运动魅力何在?危险几何?成此文,向读者报备。

  丛林与礁石

  眼前礁石密集延展望不到头,转过山,还是礁石。走到后头,

  “腿肚子”发颤,你盯着礁石,礁石也盯着你,盯得你晕眩。

  25岁的刘威走在前边。他几乎是在礁石上蹦蹦跳跳地前行,一会儿消失不见,一会儿又突然出现在记者耳边:“要不要歇一会?”40岁的记者咬着牙说:“不要!”

  在哪儿歇呢?眼前礁石密集延展望不到头,转过山,还是礁石。走到后头,“腿肚子”发颤,你盯着礁石,礁石也盯着你,盯得你晕眩。每一块都是坚硬的石头,每一块又相貌各异,有的傲岸、有的尖锐。有的嶙峋,会让你心疼鞋底;有的光滑,走在上头脚趾头会不由自主扣到生疼。心里一直提醒自己:千万别摔跤!你是来“巡山”的,抬出去太丢人。

  从东涌往西涌走。头三分之一走山路。当天周三,人少,中午一点半,进入穿越区,整个世界立刻安静下来了。从无野外穿越经验的记者也立刻意识到,这确实不是爬莲花山。穿越者踩出的小径任性地从丛林中倾斜穿刺而出,雨水、山洪冲击出的沟壑与碎石散布。刘威是大鹏山地协会培训负责人,这次被记者拉来陪走,“这种两人穿越你带个小姑娘合适,容易培养感情。带我走,委屈你啦。”“没有没有,我走东西涌几十次啦,中老年人挺多的。”“哦。”

  刘威真是个会聊天的队友,受到“激励”的记者最终以3小时走完全程。坐在西涌海滩边的小档口吃冰激凌吹海风,刘威说,一般游客走完全程需要4个来小时。“你呢?”“两个小时。”“哦。”刘威舔了口冰激凌,“你可以的。以后可以一起玩。”记者立刻“原谅”了刘威。

  东西涌穿越线路小半山路,大半沿海岸线,全长6.1公里,难度中等、长度适宜,更因为沿线风光绝美,让每一次喘着粗气的抬头观望成为惊艳,于是成为深圳乃至珠三角地区的网红穿越线路。大鹏新区文体旅游局局长陆飒说,线路经典、人流密集,相应的,出险也多,综合考虑是试点报备制度的不二之选。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报备制度运转以来,截至今年4月1日,线上线下报备队伍已达7677支,游客78818人。

▲公安消防等部门正营救被困游客。 深圳晚报记者 余海洪 摄▲公安消防等部门正营救被困游客。 深圳晚报记者 余海洪 摄

  轻佻与救援

  与报备系统推出前相比,东西涌穿越的救援案例大幅下降,单人穿越、夜间穿越、恶劣天气穿越均被劝阻,硬性要求的领队、成员配比,也在客观上提升了安全系数。

  在东涌的穿越起点附近停好车,刘威从后备箱拿装备。登山包、大支的矿泉水、帽子、登山杖……站在一边的记者就相当轻松了,小小一支矿泉水往裤兜一塞,两手一拍,啪啪的。要不要戴个帽子?不用,晒晒太阳健康。要不要拿根登山杖?不能太不给领队面子,记者犹豫着接过来。再看刘威,一手一根。

  等进入穿越线路,记者终于知道什么叫“无知者无畏”。野外穿越根本没有现成的路,前人一步一个脚印趟出一条线路,一会上天、一会入地,丛林茂密处,几乎是爬着钻过去,岩壁陡峭处,土石疏松,没有登山杖,根本无措手之地。山路结束,转入海岸线,虽然是春季,但礁石阵中毫无庇荫,阳光直射,不一会就汗流浃背,再一会已经头脑发懵。这时好想把刘威那顶帽子抢过来。

  陆飒说,自己第一次考察东西涌线路也没有经验,虽然有专业人员陪同,但还是穿了一条牛仔裤,算是体会了什么叫举步维艰。大自然不开玩笑,你的任何一丝轻佻,都会换来重重一击。今年3月11日,24岁男子李某在穿越中为拍风景,从5米高处滚落到礁石堆中,导致盆骨受伤、左脚骨折。参与现场救援的大鹏公益救援队组长安小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前后出动5批次32人,用了近4个小时才成功实施救援。这还算是幸运的。2017年10月15日,佛山一支22人队伍未经报备,绕过东西涌核销点,偷偷进入海岸线穿越,遇到大风雨,导致一人被风卷走、跌入海内不幸丧生!大自然始终沉默,但对侥幸并不吝于惩罚。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2017年9月9日至2018年4月1日,在东西涌发生的救援共有9宗,其中迷路7宗,涉及伤亡2宗,这9宗救援案件无一例外,都是因为游客不按规定进行穿越、无视警示牌走捷径导致迷路,或者是体力不支就地休息,返回时天色已晚无法继续行动。与报备系统推出前相比,东西涌穿越的救援案例大幅下降,单人穿越、夜间穿越、恶劣天气穿越均被劝阻,硬性要求的领队、成员配比,也在客观上提升了安全系数,但是,在陆飒看来:“我更希望一单救援都不要出现。”陆飒最头疼的还是部分穿越者淡薄的安全意识:“有的游客穿着拖鞋就来了,能不出问题吗?!”

  让陆飒头疼的拖鞋客还真让记者碰到了。行程将尽,远远已经能看到西涌的海滩,迎面一个20岁左右的小伙子慢悠悠走过来,一边走一边拍照。脚上一双拖鞋非常拉风。一问,是沿着海岸边潜礁,绕过了入口核销点遛进来的。还好听劝。刘威和记者一前一后,“押解”他往回走。这时,刘威在西涌核销点值班的同事杨日也赶过来了。老杨今年63岁,户外运动经验超过20年,“我走一趟东西涌也就不到两个小时。”腿脚再快也赶不上一些神出鬼没的独行侠,“还有硬往里闯的”,有一次,一家三口来穿越,实在不符合穿越条件,但父亲就是硬要进,“我们没有执法权啊”。老杨只能陪着走,一边走一边劝,“劝了一公里,回来了”。

  在陆飒看来,频繁发生的户外安全事故已经成了制约大鹏新区旅游业发展的重要因素,同时,现有的法律法规已经无法满足大鹏半岛户外安全管理的需要。2017年7月,大鹏新区文体旅游局正式启动立法项目,2017年12月,新区文体旅游局就《深圳经济特区大鹏半岛户外运动管理条例(草案)》征求市应急办、市人居委、市城管局、市文体旅游局等4部门及新区综合办等23部门意见,修改形成了较为完善的修订稿。特区立法有严格的程序与步骤,陆飒表示,“目前正在稳步推进中。”而这,将“最终打通大鹏新区户外运动发展的瓶颈”!

  垃圾与海豚

  走在前面礁石上的刘威忽然一声惊呼,记者跟上去,看到一具海豚的尸体。“涨潮时搁浅的。”刘威一边用步话机通报,一边摇头叹息:“已经是一个月内的第三起。”

  跟着刘威翻过一个山口,眼前豁然开朗,山如刀削、海无际涯,烈烈风涌、淡淡潮生,远远岸边一处礁石旁,一艘小船停泊,正在搬运货物,“打鱼的吗?”“运垃圾的!”

  让刘威和他的同事们头疼的,除了过于乐观的穿越者,就是隐藏在山间岸边一堆堆五颜六色的垃圾,在绿树白石晴空碧海的映衬下,像是一口浓痰。

  3月31日,陆飒组织参与了一场大规模的东西涌捡拾垃圾公益行动,这样的公益行动,在东西涌时常进行,“市民的参与度很高”,然而,“最根本有效还大自然清白的,还是立法”。

  穿过穿鼻岩,走在前面礁石上的刘威忽然一声惊呼,记者跟上去,看到一具海豚的尸体。“涨潮时搁浅的。”刘威一边用步话机通报,一边摇头叹息:“已经是一个月内的第三起。”一路上笑眯眯的大男孩这时表情有些凝重,“听说海洋污染啊、吞食垃圾啊、船舶干扰什么的,会影响海豚的声纳系统,让它找不到回家的方向。我也不懂,不知道是不是这样。”我们缓步前行,记者忍不住回头观望,海豚夹在一块巨大的岩石背后,隔着这块岩石,是它永远回不去的大海。“感觉体型不大啊。”记者嘀咕一句。“是只小海豚。”刘威说。

  还是把最惊险的一幕留在最后吧。笑眯眯的刘威当天不只惊呼了这一次,另一次把他的脸都吓绿了。“蛇!”登山路最险峻的一段刚爬过去,刘威回头笑着说,“接下来该走海岸线了,没这么陡峭了。”然后一棍子就打到了蛇。蛇跑了。缓过劲来,刘威跟记者比划,好大一条!至于记者,被刘威那一声吓得都忘记害怕了。两个人硬着脖子往前走了一会,刘威忽然想起来要“教育”下记者:“遇到蛇不要跑,安静,客客气气往后退。其实蛇也怕的,毕竟是我们闯到人家家里了不是?”

  相关新闻

  8名被困东西涌海岸线游客已脱险

  冒险走进未经开发线路进退两难,公安消防等部门彻夜搜救

  深圳晚报讯 (记者 余海洪 李晶川 通讯员 彭建柱 彭刊) 4月8日9时许,经过大鹏新区南澳办事处森林消防中队、大鹏公安分局和大鹏半岛国家地质公园管理处等单位救援人员的彻夜搜索,终于将困在东西涌海岸线悬崖峭壁间的来自东莞的8名游客解救出来。救援人员表示,穿越东西涌海岸线一定要有风险意识并提前做好必要的准备,万不可盲目涉足未开发区域,严防意外悲剧发生。

  7日21时45分,大鹏新区南澳办事处森林消防中队接到应急指挥中心电话,称有8名游客在东涌往杨梅坑海岸线徒步穿越时被困,其中1名女子还摔伤了。边防武警已经派出救援快艇,但因风浪太大,快艇无法靠岸施救,急需中队队员徒步前往紧急救援。

  南澳办事处森林消防中队马上行动,与大鹏公安分局和大鹏半岛国家地质公园管理处人员组成了26人的救援队伍。夜晚气温突降,海边刮起7级大风,救援搜索困难重重。但是,搜救人员没有畏难停止。8日凌晨2时30分,经历4个多小时搜救,救援人员终于在海岸线中段的一处观音庙附近找到了8名被困游客。经检查,一名女游客因摔倒手脚擦伤,无法完成剩余路程。从安全角度考虑,只有等到天亮风浪减小时,再由快艇将该女子接走。其余7名游客,随救援人员一起步行返回东涌。

  8日5时30分,受伤女子被救援快艇送往南澳人民医院诊治,幸好只是皮外伤,治疗后即出院。

  据了解,这8名年轻的游客都来自东莞,他们认为自己年轻体力好,希望接受挑战。4月7日早上,他们从东涌往杨梅坑方向进行海岸线穿越,走了半程山路后,冒险走进了未经开发的线路。不料,随之而来的多是岩石峭壁,冰冷湿滑,进退两难。一名女游客摔倒后,接着又有几人体力不支。大家只好选择报警求救。

  救援人员现场表示,近两年来,东涌至杨梅坑海岸线已经成为南澳的救援“热点”,每年都有游客盲目徒步到此因体力不支或者受伤而选择报警求救。2016年有4起救援,2017年数量上升到9起。提醒广大游客,千万不要轻易涉足未开发的区域。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  验证码: